怎扰池鲤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分卷(74),林先生想要爱[穿书],怎扰池鲤,深夜书屋在线阅读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林夙坐在靠窗的椅子上,面前放着秦以霜没喝完的奶茶,手里是甜品店里的杂志,他在等秦以霜挑完甜品。

挑完蛋糕的秦以霜走过来,把挖了蛋糕的勺子递到他唇前。

草莓味的?味道有些酸甜,林夙感受着奶油在舌尖渐渐融化,汇聚成一股香甜,像极了他来到这个世界吃的第一块蛋糕,他记得那时候还惹哭了一个小女孩。

嗯,蜜桃味的卖完了,不好吃吗?秦以霜把第二口上点缀的草莓放到口中,酸甜的汁水在口腔上炸裂,他知道林夙喜欢水蜜桃相关的食物及东西。

好吃。趁着没人注意,林夙飞快地亲了一下秦以霜的唇瓣,上面还有甜甜的奶油。

秦以霜瞪了一眼林夙,舔了下唇。

接下来要去哪?等秦以霜吃完,林夙用纸巾擦掉秦以霜蹭到脸上的奶油,橘黄的灯光下,橱窗的玻璃映照出他脸上的柔情和瞳孔中的宠溺。

回去,不逛了,我有个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。 秦以霜心安理得地接受林夙的服务。

林夙惊讶地掀起下垂的上眼睑,笑着说道:好巧,我也有个很重要的事跟你说。

秦以霜冷哼:你的事肯定没我的重要。

林夙捏了捏他鼻子,神神秘秘的:那可不一定。

两个人走出甜品店,秦以霜哈了一口白蒙蒙的气,林夙帮他整理着围巾,把小猫咪的图案往外拉。

然后一起像所有普通的情侣那样在寒冷的冬日里牵着手拎东西回家。

林夙本想慢慢走回去的,可看秦以霜往回走的时候兴冲冲的,像是要举办什么大事一样,就配合着他的速度走回家。

走到半路的时候,林夙还在想,秦以霜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事?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兴奋。

结果回家刚把东西放下关上门打开灯,秦以霜就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,里面是漂亮的铂金戒指;他抬起头要递到林夙面前,却发现林夙手里也拿着天鹅绒的小盒子,里面同样是一枚精致的戒指两个人拿着戒指,一时间面面相觑。

秦以霜愣住了,怎么都准备了求婚戒指?

林夙也没想到小孩背着他准备了戒指,忍不住扑哧一笑:要不然一起?

秦以霜先生,你愿意和林夙先生在一起吗?林夙把戒指套到秦以霜的中指,抬眼去看别过脸很不好意思的少年,缓缓又郑重的说道: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?

呃我愿意。秦以霜把害羞得发烫的脸扭回来,他清了清嗓子,抓过来林夙给他戴戒指的手,你呢?林夙先生,你愿意跟我过一辈子吗?

我愿意。林夙的喉结滚动。当秦以霜的戒指套入林夙中指那一刻,他的眸子变得晦暗而危险,还记得我们晚上要做什么吗?

秦以霜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被他抱起来扔到床上,再眨眼,林夙便欺身压了过来。

少年人的唇瓣像鲜红的石榴那样饱满,仿佛轻轻一划就会流出鲜美的汁水,林夙俯身吻上去,用尖锐的虎牙细细撕咬,嘶哑低沉的嗓音从唇缝之间泄露而出:我爱你。

秦以霜把双手搭在林夙的肩膀上,轻轻地回应他:我也爱你。

随后他闭上眼睛,共同沉沦在禁忌的黑夜。林夙撬开秦以霜的牙关,斜睨到窗外淡淡的冷光。

他曾经是一无所有的国王,离群索居,孤独为伴。他的子民与士兵没有生命,用纸糊、用草编、用铁铸;他的城墙一触即破,若是撕去伪装,只会徒留暴躁不安又脆弱的国王。

他也无法将美好幸福之类的词语将自己的命运相连。

但是当他站在这里,活在这个世界上,他有着将他从泥潭拉扯而出的爱人。

他已经熬过了最黑暗的日子,一切拨云见日。

窗外的毛毛雨骤然变大,雨点拍打在玻璃上,宛如轻快的交响乐。

一只手将窗帘拉上,温暖的卧室剩下的只有让人暧昧又脸红心跳的春色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wb:好大一朵白莲花a

懂吗qaq(眨眨眼

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陪伴,有缘下本见辣~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穿越架空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全小区宠物都是我眼线

里木树

十里人间

老草吃嫩牛

我小时候不是这样的(重生)

三王来朝

仇人们要为我决斗[重生]

列宁格勒

当修真大佬穿成炮灰[快穿]

黑豆卷

穿成校草前男友[穿书]

连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