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未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分卷(38),这个小朋友我罩了!(重生),九未,深夜书屋在线阅读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梦境好像还变了走向,原本买了药就要走的两人,不知为何纷纷留下了输液了。

一共五瓶水,从下午输到晚上天黑了才好。

拔完针,中途连续上了好几次卫生间,严久深这一通下来,神清气爽了不少,烧早就退了,生龙活虎。

池岁的情况要糟糕点,人不烧了,嗓子还没好。他依言带着严久深找出去的路的时候,望着外边漆黑的路,明显的颤了一下身子,但还是没有说什么,一头扎进了黑夜里。

巷子不宽,他自己也知道路线,手悄悄地抵着墙走,一路走下来,跟个正常人一样。

但很快严久深就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他不动声色地走快一步,在池岁的前面两三步的位置站定,然后就看见小朋友瞪着一双眼睛,毫无所觉地撞了上来。

是真的毫无所觉,撞上来的力只大不小,池岁自己都被冲撞力带得差点往后摔倒在地。

严久深一手攥住池岁的手,一手揽住池岁的腰,稳稳当当地往怀里一带。

怎么这时候还逞强呢?撞疼没?严久深语气宠溺。

池岁明显一愣,缓缓地摇头:不疼。

严久深松了手,转而紧紧地握住池岁刚刚抵在墙上蹭的手,轻轻抹去上面的尘土,语气自然:我和你说前面有什么,你告诉我往那边走。

池岁虽有疑惑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漆黑、盘根错节的巷子,不稍一会儿就走了出来。

楼下的灯光格外的亮,严久深看着熟悉的红姨家的小超市,让池岁在外边等了会儿,转头进去买了一大袋的糖。

一把塞到池岁的手里。

梦里也要有糖吃才好。

小朋友满脸茫然,奇奇怪怪地看着严久深。

不尝尝?

池岁盯着手里的糖果,虽然这个人好奇怪,但这个糖是刚刚买的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而且,这个怪哥哥,好像很希望他吃这里面的糖。

好怪啊。

但池岁还是拿了颗糖出来,撕开了包装,捏在手上正要放进嘴里。

手指指尖被柔软的热气拂过,指尖好像还被咬到了再一回神,手里的糖果早就被面前的怪哥哥,咬在嘴里了。

怪哥哥还恬不知耻地望着他说了一声:好甜。

池岁的小脸肉眼可见的垮了下来,像是生气了。

严久深立马缴械投降,赶紧给人拿糖剥开,忙不迭地把糖果塞到池岁的嘴里:不抢你糖,不抢你糖了,你别生气别生气啊。

池岁咬着那颗糖果,表情缓和点了,但依旧语气不善:坏哥哥。

脸上好像被招呼了一掌,严久深迷迷瞪瞪地醒来,看见他怀里抱着的池岁,抿着嘴,一张脸憋得特别红,打在他脸上的手还没放下去。

怎么了?严久深刚醒,还分不清这是什么情况。

池岁把刚刚被咬出印子的手怼到严久深眼前,哼哼了一声:坏哥哥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谢谢大家感谢在20210818 14:52:17~20210819 15:08: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哈哈哈哈哈哈七 3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伴笙 15瓶;哈哈哈哈哈哈七 10瓶;英伦风 6瓶;溃荣 5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60章 番外二

毕业聚会那天, 池岁铭记着严久深说的不能喝酒,老老实实地坐在小角落里,埋头吃饭。

偶尔大家举起杯子祝酒, 他就端着自己白白的冒着气泡的雪碧, 蹭在一起一碰。

后面饮料没了, 他被辣得不行,旁的人看见了左右找了找, 翻出倒了一半的果酒出来:饮料该是没了, 喝这个吧, 她们女生也喝的这个, 虽然沾了个酒字, 但没什么酒味,度数低到可以不提。

池岁被辣得已经说不出话了,也不管这是不是饮料, 直接拿了瓶子给自己倒上,猛灌了一口。

入口清甜, 确实没什么酒味,跟喝饮料差不多。

他也就没在意了, 一边吃着辣一边喝着果酒,不稍半刻钟, 脸上就烧起了一片红。

池岁吃东西的动作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,到最后停了筷子, 端着杯子,小口小口地抿着像饮料的果酒。

眸子扑闪明亮, 耳根都冒着粉红,就是好像呆傻了一样。

周围的声音依旧很热闹,池岁出神地听着, 好像还听见了有人在表白的声音,周围更起哄了。

没人注意到池岁的不正常,等到表白的事一热闹过,众人又回到饭桌上,这才有人注意到池岁的不对劲了。

附中高三那年开学考是重新分了班的,这个班大部分还是原班人马,加塞了几个别的班的学生进来,邵言北就是其中一个。

这种热闹、人多的场景,他根本就坐不住,吃的没吃多少,全程都在跑桌,哪里有情况往哪里挤,挤完了,就蹭着离他最近的桌,停下来喝口水,吃几口菜又跑去看热闹。

表白的一起哄完,邵言北一扭头就看见身后桌子上的池岁,冲过去揽着肩和人打了声招呼,一连贯说了好多话,都不带喘气的,但一直没听到池岁回应他,他顺势坐到池岁旁边,一扭头才发现,池岁的脸红得惊人。

就连眼睛周围都是透着隐隐薄红的。

反应也慢,一看就是喝醉了。

卧槽,你你你喝酒了?邵言北吓得整个人都要跳起来。

他跟池岁一起来的,中途是严久深送他俩过来的,他还记得严久深走的时候,还叫他注意着不要让池岁喝酒。

刚进来的时候他是记着了,后来急着看热闹,叮嘱了声池岁不要喝酒,自己就跑了。

热闹完了一回神,池岁酒都喝过了?

池岁脑子转得极慢,好像周围的声音嘈杂得没有听清邵言北的话,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点了一下头:嗯。

你紧张什么啊邵言北,就果酒,跟饮料似的,又不会醉人。学委说道。

屁!都这模样了还没醉?邵言北不由分说地先把池岁手里的杯子给夺走,又摇着池岁的肩膀问,池岁,你手机呢,给你深哥打电话。

池岁看着手里的杯子被夺走,愣了一两秒,虽然有点不高兴,但还是把低头把手机拿了出来,递给了邵言北。然后扭头盯着面前的碗继续发呆。

邵言北是不太愿意给严久深打电话的,但看池岁这样子估计也打不了电话,只好给自己鼓鼓气,问了池岁哪个是,就给打过去了。

学委听见邵言北说的醉了,猛一抬头:醉了?怎么可能?!那玩意我喝一箱都不可能醉!

也是稀奇有人喝个没什么度数的果酒也能醉,热闹一下就集中到池岁这边来了。

像是在试探池岁到底醉没有,众人围着七嘴八舌问了好些问题。

池岁总是盯着那人认真地想好一会儿,才慢腾腾地回答。

旁边有女生笑起来:池岁刚来我们班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人好乖好听话的样子,怎么感觉醉酒了还这么听话啊?都不耍酒疯的。

问什么答什么,这要是以后给池岁喝点酒,那不是家底都抖出来了?

严久深学校还在上课,隔了一会儿才接起电话,了解了情况正要挂断,忽然问了一声那边在说什么。

邵言北顿了一下,还是给开了扩声。

一群人围着池岁问问题呢。

池岁池岁,我有个问题特别特别好奇,学委战术性地咳了几声,往四周看了看,我相信大家都是好奇的。

就是吧,你才来咱们班的时候,不是学习进度都还跟不上吗?就还学着挺吃力的,怎么一学期不到,忽然就跟坐火箭一样,猛飞前进。学委说着就羡慕起来了,你不知道!尤其你高三!我们都在题海里苦苦挣扎,你每天作业完成得飞快不说,还经常晚自习上玩,你都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!

我特么羡慕得都要哭了。

你是怎么做到的呢?

这次池岁只愣了一两秒,泛着酒红的脸轻轻笑起来,乖巧可人:很简单的。

众人竖起耳朵。

我倒要听听有多简单!

高三前找个人谈恋爱,最好那个人还是个学霸。

为了能好好谈恋爱,又不影响学习,就加快学习进度。

等高三,就能轻轻松松学习,开开心心谈恋爱了!

围着的人沉默了一番,最后集火攻击问这个问题的学委。

学委!!!

学委!你还我狗命!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!我是来吃毕业饭不是来吃毕业狗粮的!

呜哇!为什么在我这里谈恋爱比学习还难啊!

电话那头的严久深明显听到了,轻轻的笑了一声。

邵言北非常有眼力见地把手机塞到池岁手里:你深哥。

池岁愣了会儿,脸上不争气的更红了点,他接过手机,软软地喊了一声:哥哥。

电话别挂了,也别乱跑,我来接你了。

池岁认认真真地点头:好。

大概十来二十分钟,严久深脸上扬着笑,手里还带着一小束花,站到门口。

班上的人多多少少都认识严久深,二话不说地就把人带到了池岁面前。

严久深把手里的花塞到池岁怀里,拉着人的手慢慢起来:毕业快乐,我们回家了?

池岁乖乖地由着严久深牵着他的手,慢慢地站起来,又冲着人傻兮兮地一笑。

严久深拽着人偏侧在他身上,脸上的表情都背对着众人。

他对其他人说了句,带着池岁就出去了。

走出去的时候依稀听见好像有人在唏嘘什么。

咋附中转了个人到绛城去高考拿了个高分。

但绛城又来了个人跑附中搞了个高考高分。

顺便还搞走了原附中的学神。

还行,不亏。学神交换学校考这种事,怎么也不亏。

真般配。

果然我今天是来吃毕业狗粮的,真香。

酒精度数低,池岁倒也没醉得不省人事,只是原本就有点傻里傻气的,醉了酒好像更傻了。

没费什么劲就带着人去洗了澡,吹完了头发,池岁舒服得蹭着严久深的手就睡着了。

严久深放下吹风,手掌滑下,扣着池岁的腿弯,轻轻松松地将人挎抱起来,头枕着他的肩窝。

抱着人到房间里睡下,掖好被子,空调开高些,他轻手轻脚地关了门,去洗澡了。

他今天下午是只有一节课的,提前溜了课出来,课上留了点作业没写。洗完澡出来,开着平板就在外面写作业。

房间里兀地响起一声摔落的声响,严久深扔了鼠标,急匆匆地跑到房间里,开了灯一看。

池岁裹着空调被,仰面摔在了地上。

脸上还茫然着,但眉端皱着,该是摔得不轻。

严久深冲过去把人连着被子抱起来,抱在怀里坐在床边,手轻拍着池岁的后背:摔哪儿了?

池岁皱着一张脸,委委屈屈地在严久深怀里动了动:好疼。

哪里疼?我给你揉揉,说着语气无奈,你睡觉不是很老实的吗?梦什么了,从床上摔下来。

屁股。醉意还没退去,池岁说话还软软的带甜酒味儿,我今天日记还没写。

严久深手伸入被子里,给池岁揉了没两下,池岁就挣扎着要去写什么日记,一下就从严久深怀里挣出来,光脚踩地,身上裹着被单。

低头就翻找放到柜子里的日记本。

池岁没什么上锁的心思,偶尔日记本就随手扔在桌上,估计是因为觉得严久深肯定不会翻他日记,也就没防备。

找到了日记本,池岁二话不说坐到桌前,拿起笔就写,完全不顾身后还坐着严久深。

严久深也确实不会去偷看,他就坐在池岁后面,抬手将空调又调高了些,床边的鞋给放到池岁的脚边:鞋还是要穿着,感冒了可不好。

池岁认真写着日记,闻言又抬头看了严久深一眼:哥哥好好看。

随后不管严久深的反应,低头继续写日记。

不过几分钟,日记就写完了。

池岁高高兴兴地合上笔盖,捧着手里的日记本怼到严久深面前:我写完了!

?要给我看?

你不想看吗?池岁脸上还透着醉红,说的话也明显地傻。

严久深扶额,伸手捏池岁的脸:池岁,你怎么喝醉了跟别人这么不一样呢?别人还得想方设法地套醉酒的人的秘密,你倒好,人还没套路你呢,你就把秘密给抖出来了。

池岁还是举着日记本:哥哥你不看吗?

我严久深此时此刻想找手机把这录下来。

那我给哥哥念好了。池岁张口正要念,忽然不知怎么回事,垂了头,丧气地说:这本日记不好看,我以前写的日记可好看了,你等我找找。

就严久深所知,池岁有三个日记本了。

池岁很快地就找到了,抱着三个日记本,挤到严久深身上坐着。

身上薄荷的香气隐约着透过来,严久深顺手圈住池岁的腰身,下颌抵在池岁的肩窝处:今晚念了,明早别找我耍赖啊岁岁小朋友。

池岁生怕严久深不听一样,伸了手和严久深拉钩:不耍赖。

今天楼下搬来一个好好看的人,特别笑起来很好看,但好像有点凶。

原来也有人在夏天热感冒啊。今天好丢脸,还好衣服裹得厚,没让他知道是我。唔,他真的好好看诶,好喜欢,好想画。偷偷画应该不知道吧?

我觉得我躲得挺好的,为什么还是会被发现啊?他不是都不认路,还会在巷子里迷路的吗。还好我跑得快。

池岁念得跳跃,有时候这天的没念完就跳到另外一天去了。

严久深抱着池岁静静地听着,内心里一片柔软,心脏却不争气地跳个不停。这些话听着像俗气的告白,但偏偏越俗气,越撩人心乱。

原本严久深听得还满脸微笑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池岁就跳到另一本日记了。

哥哥一点也不冷静,好疼的。QAQ

想把哥哥踹下床,哼。

今天也好疼,记仇。

前面的日记如果总结一下,一通念下来几乎全是什么喜欢、好喜欢,那这后面总结,念下来就全是什么记仇、讨厌、好讨厌了。

严久深皮笑肉不笑,锢着池岁腰身的手更用力:岁岁?

池岁酒意上了头,浑然不知危险,念得口感舌燥断断续续:虽然讨厌,但还是最喜欢哥哥了

话未说完,池岁感觉自己的后颈被滚热的手捏住,嘴巴一没注意就被咬上了。

喘气的空隙,池岁嘟囔一句:好疼

但一下就被悉数堵在嘴里,一句也嚷嚷不出。

晚上池岁也记不清自己哭了好几回,只清楚地记得早上起来,大腿还有腰酸得要命,嗓子哑得差点连话都说不出。

当天晚上,池岁瞪着笑得灿烂的严久深,认认真真地又在日记本里写道:最讨厌哥哥了,那么疼!坏哥哥!

严久深非常地释然,伸了手锢住池岁,满脸笑意:没事,随便你骂。反正最后还是你还债。

池岁怕了,主动亲了亲严久深:哥哥,我喜欢你。

严久深妥协地笑了一声,挨着嘴角蹭回去:我知道,我也喜欢岁岁小朋友。

希望你岁岁平安,而我会陪你走过年深岁久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希望你平平安安,而我会陪你走过年深岁久。

完结啦,非常感谢大家一路陪伴。谢谢你们。感谢在20210819 15:08:49~20210819 19:54: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伴笙 10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穿越架空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林先生想要爱[穿书]

怎扰池鲤

全小区宠物都是我眼线

里木树

十里人间

老草吃嫩牛

我小时候不是这样的(重生)

三王来朝

仇人们要为我决斗[重生]

列宁格勒

当修真大佬穿成炮灰[快穿]

黑豆卷